打印

如风,开启纯美的窗

如风,开启纯美的窗

——解读儿童教育家陈鹤琴先生美术教学研究的一部分宝贵史料
2009.2.26浦江美术领雁工程老师来到华维文澜,听美术特级教师李正火即兴评课后应老师提议讲一段他“与大师握手”系列采访中教学成长的那事那感慨。
由浦江张利明、曹幼娟等老师根据现场录音辛苦整理(选篇)


老师们:听了刚才对课堂的热烈讨论和互评,现在我们来一起走近一个重要人物和一段历史。
看!(大屏幕上出现照片资料)这是一份最新的资料,很珍贵的少儿美术研究资料。你们真非常有幸!期待大家用心思悟。
对教育家陈鹤琴少儿美术教育的研究有多年了,所讲或发表的有关内容与文章也不少,但我还是第一次在讲座中向大家展示这么多历史图片和珍贵的少儿绘画资料,并亲口讲给你们听当年我如何在他家采访,这样的讲座我还从来没有开讲过(掌声),谢谢!希望我通过讲过这份宝贵的教育史料,使你们听着开悟。我想如果您也像他那样投心研究和坚持实践的话,你不仅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还有可能成为又一个如此伟大的教育家(掌声)。
现在屏幕中出现的背景音乐是我们充满上虞特色的《梁祝》,我希望用这样的音乐和画面给大家带来一次心灵震撼的讲座(掌声)。
所以年轻人回去,可以写一篇教学随想,你就可以说,在上虞找到那扇美丽的窗了。(笑)
抱歉啊!(啊!)
我刚才在处理片子的时候,因为提供的这个资料很“热”,是刚刚收集的,还没有处理过,所以,现在给大家呈现在屏幕上的画面很“灰”,但细心的你可以感受到,如江南烟雨中的春色,有一种古老而诗意的美。来,我们一起如春风,开启——(掌声)
这个资料十分珍贵,珍贵在哪里呢?
不是我有意这么说的,在全中国,乃至在整个世界,有一个人非常值得我们难忘。那个人就是与陶行知一起在中国的近现代教育当中,为儿童教育事业作出过极大贡献的,他就是我们上虞人陈鹤琴,被称为现代著名的儿童教育大家,中国幼儿教育奠基人,中国近现代教育顶级人物之一。他是我们少儿美术的师爷啊!(笑,掌声一片)
谢谢!刚才我们的老师们提到,从家庭教育的本身,他既是一位优秀的父亲,也是一位优秀的老师,更是位在不断的教学实践观察研究中最终成为优秀的教育研究家,我们的伟大导师。
画面当中即将为大家呈现的是,他自从做父亲开始,把大儿子陈一鸣一岁零十天的儿童美术生活,一直追踪研究到16岁,收集研究,分析思考,汇成的一本书。
描绘这本书中的主人公就是陈一鸣先生,就是陈鹤琴大师的第一个儿子,现有八十八岁了。透过这本书,透过那么多那么多儿童美术教育的珍贵资料,我很想告诉大家许许多多,因为时间关系今天我先说一个简要的片段,开启一扇小窗吧。


[ 本帖最后由 无墙 于 2009-4-3 13:27 编辑 ]

TOP

在16年前,我倡导“与大师握手”,在这么一个指导思想和行为下,我背着那个包,不仅采访了意大利、法国等国家非常多的艺术大师,我还采访了中国许许多多、真真实实搞教学研究的教育家,其中我多想采访陈鹤琴先生,但他等不及李正火了,已经老早离我们而去,于是,我只能采访陈鹤琴的第一个儿子,也就是陈鹤琴先生当年进行绘画研究的主要实验对象——陈一鸣先生。他来了!(掌声)请看屏幕。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张剑平 金钱 +10 精品文章 2009-4-3 09:05

TOP

那年,我去上海找大师,那是一栋上海老式房子,我还没敲开门的时候,先生当时就早在他家楼下的花园里前,他仿佛很投入的打着太极进行锻炼,但他不停的用眼神看着左边,有时看着右边,我远远的隔着花坛看他,那个陈鹤琴——一个伟大的教育家当年培育的这个小孩,此时正用太极的方式向我传递着什么呢?这边……那边(李老师做着打太极动作)……
有的人会这么想,他们这些老年人在锻炼时有什么奥妙和教育有关?在善于思考的教学研究者中,他可能会想到当年那个一岁零十天开始的这个陈鹤琴言语下研究的这个对象,80多岁的时候在花坛里面左右推手——刚柔结合,天人合一……我突然感悟,那不就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所在吗? 那不就是儿童教育当中你我应养成的一种行为与责任的经典之道吗?那不是……
原来老先生知道李正火要去上海拜访他,就早早的在楼下等。怕我早到,他觉得他不能白等人,就开始了他的锻炼。他不像一般的孩子,一般的家长教育出来的人,在下面等或者我边等边给你打电话。一个受到过良好教育的人,一个被教育家教育出来的孩子现已成为老人的时候,他是用这种方式来等候,既锻炼身体又迎候我们,还给我默默的上课啊。
所以,我想到,有的老师上课,课时间不到,他也不开始。他不知道还可以做些什么?或许有的教研员也在思考,我们的美术教研活动还没开始前先可以做些什么?有的校长也在考虑课堂无墙后,我们此时可以……
因此,老师们请记住:真正优秀的课堂,首先要把好第1关,那就是课前引进。这个课该怎么上,我们很多老师对自己的课堂或是课前有了精心的准备。有的老师课前用心的准备,但是准备的太压抑,太急噪,太奢侈。陈先生的儿子,他的那堂大课课前准备太精彩了。“陈老你好。”我发现先生打完了太极就走了过去。“哎呀,李正火,这么巧,我等你等了好长时间,我就在这里等你啊。我同时打太极拳,我今天在这里,而不是去公园打。”原来因为老先生打太极拳去公园,而今天为了你,他就在这面等。这就是守侯,这就是教育的关怀,这就是生活的智慧,他是按照不同的需要调整不同的环节,合情合理地生成课堂。而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场合,当机器没有准备好,当课堂还没开始,当人员还在叽里呱啦的时候,我们说:“同学们紧张不紧张?”同学们说:“不紧张!”“是啊,老师来自哪里啊?……”直到开课时的艺术,由陈鹤琴先生的儿子陈一鸣把“太极拳”般的引进我这堂课,就是给大家一个很好的思考:我们的开课讲究艺术吗?


[ 本帖最后由 无墙 于 2009-4-2 19:09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画面当中出现的是陈鹤琴先生的儿子拉着我的手。“李正火,惨了!你知道吗?当年我来到你的学校的时候,看着你带着全校孩子们一起玩泥巴、画画、做手工,看着孩子们洋溢着幸福童年的艺术生活的场景,让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激动不已。你不就是我爸爸的接班人?!”“走!”我跟着他上电梯。他家住几楼我忘记了,但老先生幽默地告诉我,“李正火,我家有五室一厅。此时,你要当心踩着了我父亲的脚印,或正站在我父亲的肩膀上。这次上海之行,这次与大师的握手之行已经非同小可啊。”
你要随时带艺术思维上路。
当你在一个贫困的楼道上行进的时候,当你抱着教育的理想和思考去行走、去探究的时候,真正的课堂开始了。同样是上课,你带着思考进教室,课堂就发生了变化。如果你带着思考和不断探究与创新进课堂,那么你就能踩在前人的肩膀上有所为了。
到了他的家,仿佛就进入了陈鹤琴先生的工作室。有人说李正火现在也有个人工作室了,谁谁谁也有工作室时。说真的,我的,哪像是一个工作室。
进了先生家的时候,一眼看到那年陈一鸣先生等几个早年来到我校时我送给他的一幅儿童画还挂在他家的客厅里,心与心的距离一下无墙。原来,80余岁的老顽童说的“五室一厅”指的是除小小的餐厅外,其接待室、图书室、研究室、收藏室和卧室,就是一室啊。所以,当我们进去你家发现这么大一个画室,我家这么大的一个书房,他家这么大的一张办公桌和那么多的高档现代家具、电器的时候,我们是否该觉得汗颜?于是,我轻轻地、敬畏地走进陈鹤琴先生的家,我看到先生仅有的两间房室都微微的打开着。他是如何生活,他是如何工作的?他那张破旧的桌子在哪里?他当年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里划着了一根火花,将油灯点亮,专心研究儿童美术的……这是我一直来很想真切知道的课堂秘密。为什么我们的条件很好了,却没有研究成果和真正学问出来?为什么……
你看,先生知道我为什么而来,80多岁的陈一鸣先生脚步轻盈,边说边立马从“五室”的床底下拉动一件物品……我说“陈老,我来。”“不。”他从床底下慢慢地半爬着出来,他要亲手拉出父亲作为一个教育家的整个研究性工作的历史宝藏。你怎么可能亲手把它拉出来呢?你说是吗?尤其是他作为父亲研究的重要对象,理所应该是他传递最有说服力的。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我真幸运。一张又一张牛皮纸打开,我看到了小小32开的页面上有一支普通的笔在一鸣年幼的涂鸦边记写的圈圈点点。那时怎样的儿童画啊?教育家用自己的与众不同的手一张一张收集着在别人看来像废纸,像垃圾,不值钱的出自儿童之手的价之贵的那些原始作品。所以我感受到,陈一鸣先生握着我的手的时候在颤抖,那种颤抖让我深切地感受这样的一个老先生,就这样的老师,吃着青菜淡饭,在雨里淋,在地上爬,为那么一张小小的儿童画,毕生研究的求真行为和科学精神。我仿佛听到当年先生对一鸣说:“哦,给我,孩子你画得是什么啊?哦,爸爸向你学,我把他记下,你真棒。”的宽阔心怀下的认真观察和研究的心声。
而现在的老师把学生的作品,把学生的平凡的画都丢掉了。在常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作品,但是在陈鹤勤先生的眼里是弥足珍贵的。他为了后面的研究用小楷静静的备注着。那是1922年1月8日。上面没有成人阅读的痕迹,唯有一个研究者那片虔诚的仰望。他画得很好吗?不,他很真实。什么叫做优秀的美术工作者,什么叫做孩子们最终仰望的老师,是用心去仰望那个孩子。所以我不敢这样握着他的手,我怕那先生智慧的火焰燃烧了我。(鼓掌)所以我放开了我的手,我一张一张的放下去,一张一张的放,我发现这些在我看来太平常太平常发黄的纸上面的那几条线,分明在宣告我们的课程改革在惊天动地地呐喊,还孩子那种自在的涂鸦吧!当我们看到全国各地的儿童绘画作品得奖的时候,您心里最明白,那是孩子最真诚的涂鸦;当我们看到校园中张挂很多很多儿童作品的时候,您心里最明白,那是孩子们原原本本的他们的习作,当我们翻开我们教材当中一张一张示范的儿童作品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百分之一百的坚定,那是孩子的课堂作业,如果不是孩子的课堂作业,放在我们课堂作业练习当中参考,就象一个芭蕾舞演员给孩子们的示范,您这节课就要这么跳。我翻着,翻着,我发现每一张画都在叙说着先生那种严谨、求实、求真的科学教学的真理,儿童美术教育就需要从真真实实的研究开始,就需要从那种孩子们的平平常常的线条开始,就需要从真真切切家常的课堂开始。于是我翻着,翻着,我发现这些线条,这些备注,让我用内心,用挣大眼睛去看的那些史料,都无不在告诉我们,告诉我一个真真实实的老师成为教育家的成长历程。原来作为一个老师很难,作为一个教育家很难,要深情要研究。要一天总做不够,两天做;两天总做不够,三天做;三天做不够,四天做;半年做不够,一年做;一年做不够三年做,总是坚持在那么繁忙的工作当中,在那个历史当中。在那种文化大革命当中把这些历史资料保存下来,谈何容易,所以,你搬了几次家,你搬了几次家,花了装修费了吗,你保留着那些孩子的作业没有?浦江的老师真伟大啊,谢谢傅老师啊,你们那么懂得研究性学习,那么懂得研究性工作,看看陈鹤勤先生是怎么保存,又是怎么样研究的。我接着往下翻,一张一张在普普通通的只有三十二开这么小小的日记本上有隐隐约约的四个字:陈一鸣画。陈鹤勤边上是怎么写的呢,我们来看看,边上写着《鼓》。他跟那么一个年小的孩子对话:一鸣,你画的是什么?鼓呢!什么?鼓!哦……
向孩子学,成了陈鹤琴先生成为教育家的第一把金钥匙。
你们不是想问,李老师成长的秘诀吗?把堂课上好的秘诀吗?成为特级教师的秘诀吗?
让我告诉你。
其实,很简单。
别急,不妨先“喝茶去”!


更多材料,可到李正火个人博客“喝茶”,敬请斧正!


[ 本帖最后由 无墙 于 2009-4-2 19:16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更多精彩,待我有空如茶近日慢慢端上。
春风化雨,正当喝新茶。多来这里吧!
正火敬呈,握手!

TOP

如此春茶!读着李老师晚上22:48  分从上虞给我们传上的天籁之音--------我们该怎样仰望倾听?--但还刚好我的孩子才一周四、刚好我的学生才开始与色彩握手--------开启真正的教育还都来得及----感谢老师!
有画好好说
我的自留地:http://blog.sina.com.cn/nhzjp#

TOP

什么叫做优秀的美术工作者,什么叫做孩子们最终仰望的老师,是用心去仰望那个孩子。

TOP

回复 7# 的帖子

好啊,望剑平兄及时收集和整理,跟踪二十年,三十年……
我们都错了机会。

TOP

回复 8# 的帖子

您说得多棒!
找回消逝童年,仰望童年生命。
向孩子学!

TOP